当前位置:首页>> 老兵档案>> 刘守文
刘守文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5-07-10 点击:正在读取

  刘守文:坦克碾压下活命 活着的河南人只有我一个了

  姓名:刘守文,又名刘六夫,部队番号:暂三军31师92团1营3连。
  在日本人的坦克碾压下活命

  我还记得打仗的时候,有一个团长王雷震的讲话。他说,他每天练习写字,我们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等抗战胜利了,给每个人都写一个“抗战英雄”的大字。现在,我还活着,我家里也有志愿者们送来的“抗战英雄”大字。

  民国28年,因为家里穷,我就去当了兵,当时我只有17岁,当的是步兵。当兵后,我所在的部队在傅作义的带领下,坐火车到西安,然后走了一个多月到大西北一带打仗。现在我还记得在包头和五原的战斗。

  在包头的战场,我军跟日本人打得火热,后来日本人把铁路修好了,战备物资供给及时。他们有坦克,就用坦克碾人。第一轮我们上了170多人,就剩下14个活着,第二轮又上了140多人,打完就剩了11个活着。那坦克把人碾得血肉模糊,大地都染成了血红色,特别惨烈。我记得我当时是在那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那一战,活着的河南人就剩下我一个了。

  撤退时,部队被打散了。那时我有好多天没有吃饭了,还跟主力部队走散了。独自一人来到一个村里,找村民讨饭吃。好不容易村民做好饭,正想着可以吃到嘴里,外面有村民说日本人追来了。可是太饿了怎么办?当时是冬天,我带的有棉帽子,逃命的时候,也顾不上脏了,就用帽子盛了一碗饭,跑着吃着,吃完后又把帽子扣在头上继续跑。

  在包头的战场,我军跟日本人打得火热,后来日本人把铁路修好了,战备物资供给及时。他们有坦克,就用坦克碾人。第一轮我们上了170多人,就剩下14个活着,第二轮又上了140多人,打完就剩了11个活着。那坦克把人碾得血肉模糊,大地都染成了血红色,特别惨烈。我记得我当时是在那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那一战,活着的河南人就剩下我一个了。”

  利用自然条件 把敌军围起来打

  在五原的时候,正好是冬天,那时天冷的黄河都冻上了,800辆车过去,那河床都没事。二三月的时候,河开了,日本人过不来了。我们就把已经过河的日本人围起来打,最后把他们全歼,对面的日本人只能干着急。

  当时我是代理3排排长,这一仗打完后,我庆幸自己还活着,可是去掉背包一看,才真觉得自己命大,因为我的背包、背包里的鞋子等物品,都已经被打烂了。要不是这大背包,我还不一定怎么样了呢!这一战还收了敌人的3门野炮做战利品。

  9月3日 有特殊的意义

  后来我们的部队起义以后,我还保护过毛主席进京。1949年,主席进京的时候,我在北京前门大街指挥保卫工作。现在,我还有一枚奋虎奖章和一个以前的指南针。指南针是在北京的时候发的,画战略图的时候,把指南针放在上面看方位。

  我还记得当时有个跟我关系很要好的甘肃兵,叫梁邓仁。他当兵晚,我经常照顾他,有一个馒头我俩都是掰开吃。打完仗后,他就回家了,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建国以后,我负责送一批老兵,途中到家中看望老父亲。父亲见到我还活着,非常激动,只是不肯再让我离开他,就这样,我没能回去再当兵。虽然没再当兵,但是,9月3日这个日子,我每年都惦记着。因为这一天,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这一天对我,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发邮件至wuqingda@zzidc.net或联系QQ:2846578704
技术支持:郑州市景安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豫ICP备1103261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