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河南老兵忆峥嵘岁月 枣宜战役浴血杀敌
河南老兵忆峥嵘岁月 枣宜战役浴血杀敌
作者:聊天志异 发表于:2015-09-23 点击:正在读取
老兵资料:
姓名:赵保全
出生日期:1920年2月9日
籍贯:河南省上蔡县金井吴村人
部队:国民党七十七军

老兵自述:
      1939年冬,我们村的吴森骗我说到周口学编筐,同去的还有吴森的族叔和丁楼村的丁冠英等五、六个人。到了周口一条河的西头,有一个大院子,我们被领进院子时,门口站着端枪的兵,房上也趴着兵,架着机关枪,我们这才知道被抓了壮丁。吴森以每人四块现大洋领了人头费,喜滋滋的回去了。我们随后被剃了个四片头(就是头上留四块头发),衣服背后写上小兵两字就不能再跑了。  

      在周口待了二十多天,我们将近百十人被兵用绳系住一只胳膊连成串,带出了河西大院。一路上我们走中间,两边被兵押着,经南阳过河口到了湖北一个叫赵家村(冲)的地方换了军装,算是正式当兵了。我被分到过家芳那个团。现在,我只记得我们总司令是张自忠,我是七十七军的,团长是过家芳,排长是商德才,其他军长、师长、营长、连长都不记得了。

      刚当兵那会儿,部队发给我一杆水浮连枪,一把大刀片,还有一口行军锅,整天跟着部队东跑西颠。有两件事我至今还记得,一件是我跟着部队跑,跑掉队了,路上遇到日本一个炮车队,我混在一群老百姓中间,老百姓都翻过旁边一堵墙躲开了,我翻不过去,是一个老百姓托着我翻了过去。另一件事是我们行军在一个商户门前休息,地上掉了两盒烟,我捡到了,连长以为是我抢的,马上让人把我的枪卸了,子弹袋也卸了,围着我转了两圈,想了想又把枪和子弹袋还给了我。现在回想起来,这是连长要枪毙我啊!可能是觉得我当时年龄还小,又才当兵,或许是抗日正需要人手,才留我一条小命,这也说明西北军的纪律严明。

      当兵不到半年,我参加了一次大战役,现在知道叫枣宜战役。张自忠将军牺牲的那天,我正和连队与日军战斗在一个叫胡子山的山上,离张自忠牺牲的地方不远。前面提到的吴森的族叔也是在这次战役中被打死的。枣宜战役结束后,我因得伤寒住在远安一个叫陈李配的老乡家修养了半年又回到部队。又过了年把,我们这个部队奉命回河南邓县休整集训。几个月后再调回湖北。路上又让赶上一件危险事,我脖上挂的两颗手榴弹,其中一颗盖掉了连着弦,就这样跑了一路,坐下休息的时候才被别人发现,取下来扔到池塘里去了。从河口过长江的时候,遇到日本三架飞机的轮番轰炸,炸的连长交给我牵的一匹马也惊跑没影了。

      到了湖北后,我加入了我们连成立的特务排,排长是商德才。从此,我跟着特务排在荆门、远安、南漳一带打游击。有天上午,在一个叫杨家堡的地方,日本部队在东面山上,我们在西面山上。一股日军从两山沟底过,我们一个班摸到半山腰去伏击他们。在距离不到一百米的时候,我们同时开火,我一枪撂倒一个日本兵(这时我的枪早已换成湖北条),紧接着对面山上日本人的轻重机枪子弹像雨点一样向我们射来,沟底下的日本人也分左中右向我们包抄过来,没一会儿,枪声停了,我扭脸一看,我们班的那十几个人早跑的没影了,我这才慌着撤,日本人的机枪又朝我射了两梭子,让我躲避着跑掉了。我和部队失散了,忍饥挨饿摸到第二天天亮,才找到部队。还有一次,连里让我们几个人到一座山上侦察敌情(湖北那一片净是大山,还有很大的山洞),结果摸到日军阵地前了,又是一通机枪、步枪的扫射,子弹打进我脚边的地里溅起老高的尘土,我们躲闪着跑回了自己的阵地,有一个人跑回来了,累得瘫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在湖北这五、六年,我没有打过多少大仗,没立过功受过奖。战场上就报着我不打死敌人,他就打死我,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的简单思想跟着部队小打小闹的坚持到日本投降。这中间 有一段时间我还兼着为部队送饭,就是老乡在家里把饭做好,夜里我下山把饭挑回来,山上到山下有十多里地,一路上还能听到老虎和野山羊的  叫声。

      日本投降后,我被调到后勤军需处,(也就是说我没和共军打过仗)。淮海战役的时候,我们这个师起义了。(这时候我知道我们师长是过家芳,军长是王长海,总司令是冯治安)。我因为和我的老排长商德才在运河边一个叫万塘的小村庄看守两间子弹库,未能跟上大部队一起起义,所以就回来了。当时还不敢 直接回老家,怕被当逃兵抓回去,跑到徐州东一个叫官庄的李姓老大娘家帮工干农活,直到全国解放。李大娘的女婿是当地共产党的村干部,给我写了个证明,我这才回到了老家。在家务农一年多,又出来找工作,直到退休。
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发邮件至xiehua@zzidc.com或联系QQ:340699408
技术支持:郑州市景安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豫ICP备1103261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