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河南网友:95岁老兵爷爷忆抗战峥嵘岁月
河南网友:95岁老兵爷爷忆抗战峥嵘岁月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09-26 点击:正在读取

      很偶然的机会看到河南抗战老兵网,我的爷爷1943年从西安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简称战干四团)毕业,没有编入作战部队进入沙场,却进入了军需部门,也为民族抗战尽了份微薄之力。我的爷爷名叫关钦才,1921年4月6日出生,河南省郑州市(原郑县)关庄村人,今年95岁高寿,享受离休干部待遇,我想与你们分享一下他的故事。


    爷爷以前经常提起抗日时在西安的军校生活,我也是最近几年才了解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西安为战干四团,知道了爷爷当时学习过的地方,几年下来我也把他的口述整理了些许资料。


    1941年,侵华日军攻到黄河北岸,当时爷爷19岁,就读于郑县师范,由于战火经常停课,爷爷和同学就经常上街闲逛,一天他们同学三人在德化街遇见国民政府的“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的招生处,爷爷说他们当时都年轻,都有股冲劲儿,就都进去报名了。里面负责接待的是两名国军军官,招生要求是初中文化,又出了几道国语和常识的题目,作答后就算是录取了。教官说后天就要出发,于是爷爷他们就回家准备行李。当时爷爷的父母并没有反对,但是一名同学的家长和亲戚劝阻,说这是国民党骗人去当兵的。最后我爷爷跟另外一名同学两人踏上了旅途。从郑县出发,步行到洛阳,等了两天火车,又搭火车到西安,爷爷记得当时坐的是货车,速度很慢。1941年-1943年爷爷在战干四团经理排学习两年半毕业,学习期间郑州沦陷。


      爷爷对于学生时期的生活说的并不是太多,都是些琐碎的回忆。在学校授课教师都称教官,有个留过洋的教官经常跟他们开玩笑说“我可是双语教官!”。学校里有女学员,印象中就练习过一次实弹射击,是打一枪拉一下的步枪。每天跑步锻炼,吃饭时间很短,冬天每周洗澡时学校统一把棉衣放蒸笼里蒸烫除虱子。有一次学校组织学员挖窑洞时发生塌方事故,几名学员牺牲。爷爷总是笑着说教育长葛武棨又矮又胖,在学校统一听过蒋介石训话。我询问爷爷毕业时有没有发佩剑,爷爷说“没有,佩剑是要花钱买的。”这一点不知道是老人家记不清了还是当时确实如此。


      后来临近毕业,西安军需部招人,工作地点是甘肃张掖,十分偏远。爷爷回忆当时他们毕业后军衔是中尉,如果上张掖的话直接加一级。他们一班青年满腔热血,几乎全部愿意去张掖参加工作。从西安乘汽车去,在兰州留下了一部分人工作,爷爷到张掖后在军工被服厂担任会计,直到1949年工厂解放。


      解放后在甘肃省兰州市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区后勤军需部工作。1952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区军需部转业回乡。回乡后1952年--1953年在郑州中原区石佛学校教书。1953年--1970年在郑州惠济区苏屯学校任会计。1970年--1980年在郑州中原区牛寨学校任会计。1980年光荣离休。


      跟爷爷一同去西安战干团的同学是石佛村人,他比爷爷早几个月分配到了空军的通讯部。回乡后跟爷爷一起在石佛中学任教。文革中爷爷跟他数次被批斗,其中辛酸爷爷不想多提,家中财产也遭到洗劫。据奶奶回忆爷爷文革中差点卧轨自尽。爷爷的那位既是同学也是战友的好友很早前就去世了,我与那位爷爷素未谋面。爷爷提起他总是一阵惋惜,因为他毕业后进入空军工作,被扣上了反动军人的帽子,49年后一直受到不公正待遇,晚年十分凄凉。


      有时候真是感叹我的祖辈这代人被命运的捉弄,一代热血的青年,在赴国难,为国尽力后,莫名的就背上了罪名,多少人妻离子散,含恨而终。

                                                                                                                                             关钦才 孙儿  关鹤
                                                                                                                                                 2016年9月20日
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发邮件至xiehua@zzidc.com或联系QQ:340699408
技术支持:郑州市景安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豫ICP备11032612号-5